-

失身

2020-04-01

记得这个学期快开始的时候,我去游学认是的Mark,突然来台湾找我,我免不了要尽地主之谊。
 
他来的那一天的晚上,我和他到一间法国料理店用餐。,顶尖的餐厅一个人最多也不过一千左右,Mark还开了瓶红酒。
 
「乾杯。」
 
我也很高兴,一时性起和他乾了杯。谈谈笑笑中,竟然也把一瓶红酒喝掉了。光有酒胆,酒量却不太好,饭后满脸通红的我被Mark一路搀扶着回去。
 
小小的套房,只有一张双人床和一张三人坐沙发,几乎佔了全室的二分之一。一进门,我就往厕所冲去,没想到红酒后劲那麽强,竟让我想吐了。
 
来不及的吐了满身,头很晕,靠在马桶边上爬不起来。
 
Mark在门外等了很久,一直敲门。我也没有回应。于是他开门探头进来,看到坐在地闆马桶边上的我,一身狼狈。
 
「不会吧!你酒量这麽差喔!」没力气理Mark的消遣。
 
「你弄得那麽髒,我帮你把衣服脱掉啦!」Mark关心的问着。
 
「不要啦!我自己来。」Mark被我赶了出去。我嘴裡说的很坚持,但手却硬是发软的没力。弄了老半天才把上衣脱去,胸罩的扣环却一直解不开,几乎是被我扯下来的。最痛苦的是我的贴身牛仔裤,怎麽脱都脱不下来。害我手好酸,好累,好想睡,,,。
 
而当我再度有意识时,Mark竟然站在我面前正帮着我脱牛仔裤。
 
「你干嘛啦!」我惊叫,因为我全身上下几乎赤裸的只剩下挂在小腿肚上的牛仔裤。
 
「帮你脱裤子压!拜託我在门外等了十几分钟了,一开门却看到你挂在马桶边睡觉,赶快弄一弄去睡觉啦!」
 
吐完之后,脑袋虽然可以思考却很迟缓。身体则无法照意识行动。无力拒绝,只好任凭Mark宰割。褪去了牛仔裤,我身上只剩下一条CK的内裤,形状看起来和一般的白色内裤没什麽不同,但材质却是略略透明的薄纱,黑黑的毛隐约可见。充斥酒精的身体异常敏感,在陌生男子的注视下,感觉很奇妙,竟兴奋的皮肤泛红,呼吸急促,连乳头都硬了起来。
 
总觉得Mark的眼神有点改变。他的手指略带颤抖碰触着我内裤的两侧。缓慢的褪下我的内裤,掌心顺着大腿,小腿摩擦着。我不由自主的全身发麻了起来。他拉起无力的我,手臂穿越我腋下,把我架起。全身软绵绵的像一团烂泥般的压在他身上。
 
「吼!你很重耶。」酒醉的人最重,这是真的。